企业空间 采购商城 存储论坛
存储排行榜 IBM云计算 Acronis 安克诺斯 安腾普 浪潮存储
首页 > 社会新闻 > 正文

第二轮下岗潮?这次最受冲击的可能还是国企员工!

2015-11-09 08:47来源:中国网
导读:由于国企重组等因素影响,要准备迎接第二轮下岗潮。这是中国就业研究所所长曾湘泉在人大老博士论坛上发出的声音。

第二轮下岗潮?这次最受冲击的可能还是国企员工!

第二轮下岗潮来临?

由于国企重组等因素影响,要准备迎接第二轮下岗潮。这是中国就业研究所所长曾湘泉在人大老博士论坛上发出的声音。

第二轮下岗潮如果真的来临,最受冲击的可能还是国企员工!

“第二轮下岗潮”言论立马引起了网友的热议,直呼:“第二轮下岗潮来啦,博士都找不到工作啦”、“这是失业,不是下岗,下岗有补贴的”、“国企重组,裁员裁的是谁?”

但也有不同的声音,称“第二轮下岗潮”是杞人忧天。

评论称,曾湘泉得出“第二次下岗潮”结论的一个依据是,国企将进行重组。国企重组并不意味着很多人要下岗。重组是为了更好发展,是祛除国企身上的诸多诟病。重组之后的国企只会更精神,更市场,更活力,而不会是更萎靡,更萧条,更赔本。重组之后,国企会焕发新的活力,恰恰是增加就业岗位的途径。企业发展好了,就需要加大生产,加大生产就会创造更多岗位。只不过是形态的变化而已,多劳多得是必然的,能者上庸者下也是必然的。

即使,国企重组真的需要有人下岗,那也不过是理智的回归。眼下,国家正在打造“互联网+”的时代,正在鼓励全民创业,出台了很多利好政策。从国企下岗了,就真的是人生的黑色泥潭?或许这才是死去活来的春天。当然,还有一些私人企业也在变革,这也是发展的必须。什么企业都不能躺在传统思维中睡大觉,变革和重新洗牌之后,犹如脱胎换骨,是新力量汇聚的时候。

即使真有“第二轮下岗潮”,其实也不必杞人忧天,只不过是从头再来的新生而已。

第二届“人大老博士论坛”于2015年11月7日在北京举行。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就业研究所所长曾湘泉出席并演讲。

曾湘泉分析称,当下,中间劳动市场信号已经失真了——劳动力市场已经发生非常复杂的变化,“上次在政协讨论会,有人说,你们都说就业形势好,弄得领导都不知道怎么出台刺激政策”。

曾湘泉直言,国家统计局公布的登记失业率对于研究者没有作用,“那个指标根本没有敏感性”。但其也坦言,近几年我国就业形势不错,基本稳定。但从09年第一季度开始,国内就业竞争指数一直在下降。

曾湘泉分析称,首先,我国适龄劳动人口出现了下降。其次,公开失业率上升不多,但隐性失业率上升很多。其甚至表示,“要准备迎接第二轮的下岗潮”——国有企业要改革重组,很多人就要有下岗的问题。对于如何安置下岗职工,曾湘泉表示,服务业可以大量吸纳大龄职工。

曾湘泉告诫,要想推进改革就必须要迎接“下岗潮”的考验。“美国911发生的第二天,航空公司就裁员了,但中国劳动力市场是僵化的,劳动力市场得调整,人的就业岗位也得调整”。

提到劳动力,曾湘泉表示,我国劳动力的供给结构与市场需求结构不相适应。“今年上升速度最快的是互联网和金融,需求量急剧膨胀,但是房地产的岗位需求下降。现在高校和一些培养机构根本就跟不上这个速度”。此外,东西部的区域结构也有很大矛盾。

第二轮下岗潮?这次最受冲击的可能还是国企员工!

曾湘泉,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前院长。现任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就业研究所所长、应用经济学会分会主席、教育部“长江学者”特聘教授。兼任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、劳动科学教育分会会长、中国人力资源开发研究会副会长、中国就业促进会副会长、德国劳动研究所研究员、国际雇佣与劳动关系协会执委会委员等。2003年,曾应邀为中共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“世界就业发展趋势及我国就业政策研究”授课。曾湘泉教授1987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系,获博士学位。是1998-1999年美国富布赖特项目高级访问学者。

如果真如曾湘泉所言,第二轮下岗潮来了,那么国家确实要对就业政策做出调整了。如何才能调整好就业形势,做到不浪费人才,减少失业待工的人,这些都需要一些动作。

今年以来,受股市一直不景气,人民币贬值的影响,很多企业倒闭,一些外企撤出中国市场,让很大一部分人失业或下岗。而目前的就业形势也非常严峻,就业难和招工难并存。

一些大学生毕业在找工作时总是觉得找不到满意的工作,一些企业又总觉得岗位根本没人来应聘。而如今据曾湘泉所言,统计局公布的登记失业率根本没有敏感性。更称,由于国企重组等因素影响,要准备迎接第二轮下岗潮。 

一些大学生毕业在找工作时总是觉得找不到满意的工作,一些企业又总觉得岗位根本没人来应聘。而如今据曾湘泉所言,统计局公布的登记失业率根本没有敏感性。更称,由于国企重组等因素影响,要准备迎接第二轮下岗潮。

上世纪90年代下岗潮是很多老一辈的梦魇。我看过很多文章叙述当年艰辛,一些下岗者失去收入来源,到菜场逡巡徘徊,收摊时偷拾菜叶。1999年黄宏在春晚喊了一句“咱工人要替国家想,我不下岗谁下岗”,被舆论狂批。

从市场环境看,1990年代又是改革开放后的黄金时代。大量国企改制,私营企业崛起。公务员辞职下海,富人跑海南,穷人跑深圳,做生意当老板流行一时。开矿、挖煤、跑外贸、房地产、办工厂,当下很多传统企业家都是起家于此。互联网行业也发轫于1990年代后期。

从下岗潮走出来者,绝大多数人都过得更好。伤痛的记忆是刻骨的,很多人不愿回顾。他们不愿承认,国企改制和下岗潮是后来经济起飞的基础。“国退民进”的改革红利一直维持到现在,私企发达的地区就业相对容易。在国企密集的地区,托门子找关系依然流行。

最近两年,高度依赖国企的东北地区陷入衰退,下岗再次笼罩在一些职工头上。我的一位朋友在铸造厂做技术,几年前工资六七千,在当地算高收入,现在月入两三千块钱,还是几月一发。他所在的辽宁,待产停薪很普遍,GDP增长垫底全国也就不意外了。

为什么不辞职?在市场找一份工资稍高点工作,虽然很困难,机会还是存在。可惜他恋栈,从多年经验看,在市场打拼远不如在国企轻松。现在也不流行买断工龄,鼓励辞职,上下都在等。需要等多长时间呢?没有人知道。

一些国企无法减负自救,首要原因是国企不单要考虑经济效益,还要分担就业任务,养活一大批人。这使得国企没有足够动力减员增效。他们理直气壮从政府和银行那里获得帮助,不必担心倒闭。这导致国企效率低下,同时造成劳动力浪费。

国企无法大规模辞退员工,第二个原因是法律束缚。1990年代流行买断工龄、一次性安置补偿,虽然饱受争议,不过给国企改制提供了灵活机制。一些不愿长熬工龄的员工,他们获得一笔补偿费;经营无力的国企,能公开“甩包袱”筹码。这些都有利于国企改制,方便私企接手,促进产权流转。如今这些机制不仅法律上有障碍,舆论也不支持。利益僵持的代价是改革受阻,经济停滞不前,很多人混吃等死。

市场经济中,劳动要素的流转配置是正常而且必要的,失业寻常可见。在南方工厂,民工荒和失业潮间歇出现,经济在周期性波动中稳步发展。互联网领域,跳槽换工作非常普遍,失业是家常便饭。近期互联网界普遍在减少招聘,裁员消息也不时传来。但为何在国企,失业却是让人闻之色变的词汇,他们还在沿用“下岗”说法?劳动力市场上,国企员工的流动性最差,而这也是一些国企效率不高,需要改制和改革的原因。

单纯的职工下岗显然不是目的,重要的是经济改革。国企该破产就破产,能改制就改制。改革会有不平,前景光明比利益纠葛更为重要。今天中国经济今时不同往日,社会财富积累已十分丰厚,社会保障制度也更加完备,下岗潮并不至于带来当年啼饥号寒的阵痛。若不如此,长时期煎熬等待,国企集中的地区势必塌陷严重。

实事求是地讲,1990年代的下岗潮经验,是值得珍视的改革范例。畏首畏尾,踟蹰不前,甚至以为国企职工下岗是坏事,这都说明很多人的意识没有跟上时代的步伐。

继续阅读
关键词 :
第二轮下岗潮
中国存储网声明:此文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,如有版权疑问请联系我们。
相关阅读
产品推荐
头条阅读
栏目热点

Copyright @ 2006-2019 ChinaStor.COM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47533号

中国存储网

存储第一站,存储门户,存储在线交流平台